您的位置:首页 > 产业动态 > 出版产业 >> 查看信息

数字出版:产业做大做强 政策要打组合拳

发布时间: 2012-07-27 09:20:55 |  发布作者: daling |  信息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  查看:

       

    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孙寿山近日在“2012中国数字出版年会”上表示,新闻出版总署将完善数字出版相关政策、法规制定和数字出版配套管理措施,同时引导财政、税收等政策向数字出版产业倾斜。今年下半年,将加快修订发布一系列政策法规,为进入成长期发展阶段的数字出版产业提供有力制度保障。

  围绕数字出版产业发展所需前提条件、产业发展现状、未来产业发展目标等问题,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做大做强数字出版产业,必须打出政策组合拳。

   产业做大要先做大做强相关企业

  当前,虽然各界公认数字出版是我国出版产业未来发展的方向,但数字出版产业发展仍面临诸多制约与挑战。孙寿山指出,总结起来可概括为产品形态单一、核心技术相对落后、国外企业大举扩张以及运管体制面临新变化等四方面挑战。

  “应对这些挑战必须首先认清数字出版产业发展所需的前提条件。”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数字出版是以内容的海量、专业、前沿为发展前提,这也给数字出版产业提出了较高的综合发展要求。

  陈少峰进一步解释说,首先,数字出版必须有海量的内容作支撑,这是任何一家传统出版单位无法完成的,需要无数的机构和人员提供内容,实现信息平台对内容的集合;其次,未来数字出版所需内容体现专业性是大势所趋,这可以有效避免信息内容淹没于海量内容之中;第三,数字出版内容必须是前沿的、最新的,这样才能适应信息化时代的发展要求。

  “单一的出版机构无法决定整个数字出版业发展,数字出版产业做大做强必须从相关企业的做大做强开始。”陈少峰说,必须紧密结合产业发展的前提条件提出扶持政策:一是应制定政策,尽快引导出版社、报社等全国多门类的媒体出版单位实现联合,同时加快实力较强的企业上市,以进一步整合行业资源,扶持并购,继而加速形成数字出版的大型内容提供商。

  二是加快促进行业人才培养,加大投入,制定满足数字出版未来所需复合型人才的培养计划。在数字化浪潮下,传统出版业人才无法适应未来数字出版的综合传播需要。因此,必须尽快对行业人员进行系统性培训,以适应未来发展要求。

  三是在制度上合理引导,打破出版业的地方保护格局。需要通过放开体制约束,促进地方各领域合作,允许出版企业进行整合,在淘汰传统业务的同时,加速形成新的出版产业发展格局。

  放开内容应对数字出版挑战

  谈及数字出版产业的发展现状,中国社科院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晓明对本报记者直言,当前有关数字出版产业的整体制度环境尚不清晰,涉及三网合一以及出版行业、电信行业的相互准入政策以及具体的支持政策着力点仍不得而知。

  张晓明认为,应尽快理顺电信行业与出版行业相互准入的关系,同时,加大培育作为内容制作机构的传统出版企业的创意能力。

  首先,要开放出版,承认民营出版机构的出版权。张晓明认为,这将为激发内容生产带来促进,但这也恰是当前在体制上控制得最死的领域。在数字化大潮下,如果不开放民间出版,将会影响中国出版行业的前途。

  张晓明强调,数字出版根本上还是内容为王的产业,要达到在当前数字化强大的媒体复制传播能力,调动并保护好个人的创造积极性,必须尽快完善基础性制度建设,改变当前有关政策严重滞后的局面。

  其次,从数字内容市场竞争来讲,特别是在当前国内外市场充分竞争的态势下,应适当出台产业保护政策。张晓明认为,我国数字出版的内容和产业规模与国际巨头仍有差距。因此,针对文化产品的特殊性,采取特殊的产业保护政策无可厚非。

  “但保护的目的是为了让本土数字出版产业更快成长,而不是在保护下永远生存。”张晓明说,先进的数字出版技术带来的根本作用是能够冲破所谓体制障碍。因此,在政策制度上也应尽快对技术的广泛应用予以放开。

  张晓明认为,数字出版是一个覆盖前端内容生产、终端数字化制作和传播、后端市场消费的产业链条。针对当前前端内容生产在制度建设上缺陷过大的现状,必须制定政策,突破体制,放开内容生产以应对数字出版带来的挑战。

  三方面着手实施扶持政策

  “实现数字出版产业做大做强,应针对数字出版结构划分的三部分,分别着手实施扶持政策。”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宋建武对本报记者解释说,与实体书出版结构相类似,数字出版同样可大致分为三部分,即大众出版、专业出版、教育出版,这三部分对政策的需求并不完全一样。

  首先是大众出版部分,其范畴包括文学、娱乐、音乐、电影、电视剧以及广义上的网络游戏等出版内容。宋建武表示,针对这部分的扶持政策需要根据数字出版特点,体现出对版权保护和促进版权交易的兼顾。

  “这部分的重要问题是版权交易速度很慢,导致从事数字出版的机构很难快速完成版权交易,继而影响数字出版产业的发展。”宋建武认为,为此,在加大版权保护的同时,应搭建版权交易平台促进版权交易,同时创新多样化交易形式;还要更多地发挥数字出版运营商的角色作用,杜绝行政部门在版权交易中牟取利益,实现版权保护和保全交易的平衡。

  其次,对于专业出版部分。宋建武介绍,目前的数字专业出版依旧缺少整体平台,专业数字出版机构仍处于相对较散,实力较弱的境况。

  “专业出版领域同样存在版权保护和信息流通间的矛盾。”宋建武认为,应该区分专业出版版权和一般出版版权,使专业出版版权更加开放,即一改当前对专业出版版权过度保护的现状,促使其在更大程度上开放版权。

  第三是教育出版。宋建武说,目前教育出版领域的实体出版基本是由几大传统出版社垄断,且教育出版也成为出版业的一块大“肥肉”。但在数字平台上,传统出版社明显缺乏积极性。

  为此,宋建武建议,一方面,应开发新型可替代教科书的电子阅读设备,借以控制成本,减轻学生负担;另一方面,应该进一步放开市场,允许其他机构进入到教育出版领域,激发传统出版社发展数字出版的积极性。

 





上一篇:下面没有链接了
下一篇:数字出版市场突围关键建立统一标准体系

相关新闻


这里是内容页面的广告位置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已有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