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观点PK >> 查看信息

天津创意产业谁来引导?

发布时间: 2012-07-16 21:28:07 |  发布作者:  |  信息来源:  |  查看:

原文观点:       

张彦霖兼谈天津创意产业之怪状

【写在前面】

        这几天,整理文件夹,发现笔者在2008年3月15日受邀在所谓天津创意产业研讨会上的一个发言。这个研讨会是打着天津市发改委服务办的旗号,由天津市创意策划研究会举办的。这个发言是经与会者整理出来后给笔者留存的。

        当时参会者有:天津市发改委服务办刘德夫副主任以及天津市创意策划研究会会长霍兆虎、秘书长王铁路、张合军;还有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谢思全教授、南开大学专利与知识产权办公室主任、博士生导师贺京同教授;天津市经济发展研究所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孙延海先生、天津理工大学对外交流中心主任孙伟业先生、天津意库创意产业园总经理杜凯先生等等 。

        而今又把这个发言刊发在这里,是因为时至今日,有些怪状还在漫延,有些歪论还在横行、有些人还在执迷不悟。在某个以创意产业为支柱、其主要的财政收入来源以及最大的纳税户均为创意产业的行政区里竟然出现了创意产业这面旗帜到底能够扛多久的疑问与感叹。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局面与状态,笔者认为是这个区的大多数人——因被误导所以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创意产业,大多数人认为的创意产业其实就是搞所谓的创意产业园。

        所以,当下,对政府相关部门、媒体、业界来说,辨识对创意产业的真知灼见与虚伪命题对天津乃至中国创意产业的发展来说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也是对政府相关部门、媒体、业界辨识能力非常现实的考验。谁都清楚,寻找、发现、反思当下天津创意产业所发生的问题、正视和批评它的错误,扭转其误入的歧途从而指出其正确的发展方向,天津创意产业就前进、就发展;反之,坚持错误、固执己见、掩盖问题绝对是没有前途的。特别是在社会飞速发展的今天,在世界各国、各地、各个城市都争先恐后发展创意产业的今天,我们就没有任何理由不去时时刻刻的反思自己、纠正错误。社会发展的脚步,正是在这样的反思与批评中,不断向前。

       记得国学大师柏杨先生谈过:中国人非常情绪化,主观理念很强,对事情的认识总是以我们所看见的表象作为判断标准。我们要养成看事情全面的、整体的概念。很多事情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发掘,就比从一个角度探讨要完全。所以我们要成为一个够格的鉴赏家,这应该是我们的追求。有鉴赏能力的社会,才能提高人们对事物好坏的分辨。大家有鉴赏分辨的能力之后,邪恶才会敛迹。

        笔者在这里无畏直言,就是以期引发更多人去认真思索,去刻苦研究,能客观而不带主观臆断,理性而不带感性色彩,认真而不是敷衍地正视问题,并以其独特、犀利的思维与胆略,进行严肃认真地比对分析,反思与批评当下天津创意产业的错误导向并探索其正确的发展道路而不应该在那里一味地唱赞歌。

        笔者的一位员工向大家推荐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写的书《卖桔者说》,张五常先生在书中写到:“有些好朋友批评我过份固执,不肯对我认为是错误的理论让步。这批评我倒很引以为荣。在学术上,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的,我一向不理,不知道但需要知道的,我虚心求教;知道自己是错了的,我欣然承认。但若真理既知,我是半步也不退让的。”谨以此言与热心探讨天津创意产业理论与实践发展的朋友们共勉。

笔者发言稿的内容如下:

        很高兴能够有这个机会和大家学习、讨论天津创意产业的发展问题。刚才大家谈了很多,我就不再重复。只谈一下自己的观点,和大家互动。中国产业的发展将决定中国的命运与未来。那么,天津产业的发展也将决定天津的命运与未来。创意产业究竟该由谁来引导,厉无畏先生曾经谈到过类似的问题。今天,我再来谈一下我的观点。创意产业究竟该由谁来引导?答案是应该由研究创意产业的权威专家和成功的创意企业家来引导。

       但谁是权威?谁是成功企业家?怎样识别这些权威、这些企业家?这个问题既有理论意义也有实践意义,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永恒不变的定律就是因果定律,凡事之发生必有其因果,任何一件事情,输入什么因就会得什么果,创意产业更是这样。所谓天津创意产业第一人的提法,很不好!有很多先入为主的负面的东西。

       有人于2005年1月在政协天津市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注:那份提案并不是在2004年年初政协天津市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提交的而是于2005年1月在政协天津市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提交的。因为创意产业这个概念是2004年下半年才开始正式进入中国大陆并得到官产学研的重视,而2004年年初不可能有人会向天津市政协提交什么创意产业的提案,关于这一点到天津市政协提案的档案中一查便知。)提交了一份由别人撰写的《创意天津》的提案(见本网转载的博文:引流一笑 据说天津要‘创意’嘛啦)就自己找一个叫《主流》的DM把自己标榜为天津创意产业第一人。这种做法也不怕令人耻笑,真是不可思议。

        在这个提案里只有半句话提起创意产业这个词,根本算不上什么关于天津创意产业的提案,也就是说这个人在2004年、2005年根本就没有提出过什么创意产业的提案、用这种方法、这种手段骗取所谓天津创意产业第一人的称谓——其人品和道德是该被质疑的,堪称天津创意产业第一骗。

        尽管就是这样的一个提案,在当时也根本没有引起政府、媒体、产业界的任何重视,没有在产业界激起一点点涟漪。2006年7月,这个人在南门外大街看到我提出、策划和设计的天津凌奥创意产业园的广告,就找到我问这问那,并趁机在2006年7月找了一位供职于《主流》DM的“小记”把自己写成是天津创意产业第一人。后来,这个稿子因在《新浪网》2006年8月17日转载而广泛流传。随后,这个人就到处打着天津创意产业第一人、专家、学者、教授的旗号高标自诩、耸动视听、到处招摇,具有很大的欺骗性。为此也就有很多人把其当作是天津创意产业的第一人、权威和专家,很荒唐嘛!这样会对天津创意产业的发展产生很坏的影响,形成很大的误区。因为他的很多观点从始至今都是非常非常错误的,极大地误导了政府有关部门、媒体和业界,其结果就一定一定会造成很大很大损失。

       现在,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学术界有很多所谓的权威、所谓的专家其实就是些“南郭先生”,胸无点墨、不学无术、不懂装懂、欺世盗名!甚至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搞不清楚,把创意和创意产业混为一谈;把创意产业和创意产业园混为一谈;把创意产业的主导作用和主体作用混为一谈,把校园和产业园混为一谈,根本分不清楚什么是事业单位、什么是产业单位?谁是官方、谁又是“民间”创意产业。闹出了很多笑话,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今天,如果说天津创意产业和天津的创意产业园有所发展的话,也是我们提出来、干出来的,而不是什么第一人提出来的。小平同志曾对有些人尖锐地批评道:“那些人连基本常识都没有……那些人尽讲屁话!”。

        创意产业竞争力的本源性变量取决于对创意产业知识的吸收与创新能力,取决于我们智慧资本的质量与存量,只有对这些创意产业知识的有效吸收,才能使我们的产业在发展过程中,在国际分工体系中谋取一个好的、有利的位置,更好地发展天津的创意产业。如果一个所谓的天津创意产业研究专家、学者、教授对创意产业的认识都如此地荒谬, “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竟然敢来引导天津创意产业发展?其引导的结局就可想而知了。

       我认为在创意产业谁来引导这个事情上,主要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首先是创意产业泛论倡导者危害很大。这样的倡导者,对创意产业的知与识非常混乱,在实践中他们把创意产业完全泛化,把创意产业当个筐,什么都来往里面装。至今我们仍然看到有些人、有些惨不忍睹的烂书还在大肆炒作创意农业、创意体育产业这些伪命题!其本质是不能区分创意产业化与创意产业的不同,就靠这些江湖伎俩怎么能够引领创意产业发展。创意需要产业化,产业需要创意化,但需要创意的产业就是创意产业吗?任何国家和地区对其主导的创意产业都有个基本的分类、有个基本的界定!虽然分类与界定的标准是由人定的,世上本无定义,既然要界定,就要看你怎样界定它。

        原创论很有害!有些所谓的专家一提起创意产业就说原创有多么多么重要。但原创就一定能增加创意产业的价值吗?创意虽然是创意产业的本源,但创意和创意产业是两码事。本源不等于产业,产业是有明确定义的。产业是指生产同类或有密切替代关系的产品和服务的企业集合。

        还有:就是原创就一定能增加创意产业的价值吗?花木兰的故事,其原创是中国的——中国的创意企业分文未得,可是美国的创意企业却把《花木兰》拍成动画片而行销全球赚得盆满钵满,这本身也是个创意嘛!同时更应该为中国创意产业界学习、解构,从而当做范例。什么是创意?约翰·霍金斯说:“无论是从无到有,还是赋予某物以新的特征,创意就产生了”。《花木兰》拍成动画片后形成了新的版权—知识产权,只一年,在全球的销售额就达到6.5亿美金。油画《向日葵》是原创,当时只卖5美分,现在是值一亿多美金,这是产业链延伸的结果,梵高得到了吗?所以说原创和创意产业是两码事,原创和知识产权也是两码事。有些人一说起知识产权就以为是专利权,别忘了知识产权还包括商标权、著作权、域名权以及专有技术和商业秘密。研究创意产业,就说原创有多么重要——跑题了嘛。这是非常有害的论点。

       值得检讨的还有资源说的倡导者。有人说天津创意产业资源很丰富,在哪里?张伯苓先生的故事是天津的资源,是谁把他做成创意商品——电视剧《张伯苓》的?好像不是天津的创意企业嘛。现在是互联网时代,记得《世界是平的》一书中写道:“在今天这样一个因信息技术而紧密方便地联系在一起的互联网世界中,全球市场、劳动力和产品都可以被整个世界共享,一切都有可能以最有效率和最低成本的方式实现”。所以,世界在变平,中国的创意企业必须要开始走出去学会整合全球资源、学会配置全球资源,成为世界经济的新领军者,这是我们应该倡导的。

        最无知的是老建筑说的倡导者。把老建筑与创意产业混为一谈。老建筑和创意产业有什么内在的关系或必然的联系吗?没有!英国创意产业语境下的“建筑”指的是“建筑设计企业”或者说是建筑设计行业。而某个所谓“第一人”为了证明自己长了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竟然把天津美院现代艺术学院的校园看成是创意产业园;把万通上游开场国际的售楼处也看成了是在搞创意产业,这叫什么眼神啊。其原因就是因为这些地方是旧工厂、老建筑改造的,他就认为是在搞创意产业,简直是胡说八道嘛! 所谓的“第一人”连这一点常识都搞不清楚,就到处装品位、装“小资”、装专家。最可怕的是这一“发现”正在“污染”我们的媒体和受众!我们经常可以听到某些人说起创意产业,就因某某园子是老建筑改造的,就说其很漂亮、很有看头,全然不顾这个园子承载了什么业态、聚集了哪些企业,很是有点“皇帝新衣”的灰色幽默。可见所谓“第一人”因为“自包装——被包装”、所以具有很大的欺骗性、极大地污染了天津创意产业发展的生态环境。

         还有就是创意产业园应该是依法成立的法人主体,至少要有一个运营的主体;不能没有主体、不能把一个建筑贴上个标签就是产业园了。某些园子,招进去的大多数都是自然人,而不是“产业”人——法人,这不行。我们树立的标竿不能是在搞非法经营!所谓的专家,所谓的第一人连这一点都不懂吗?你们是怎么给人家出谋划策的。

        最不应该提的是破壳论。那份所谓的天津创意产业的战略研究报告之所以没有引起政府的重视,最大原因是课题主持人对创意产业的了解与认识还处于没有“破壳”的阶段,而不是天津创意产业处于破壳阶段,他们没有把创意产业是什么说清楚、也说不清楚;没有把创意产业占整个GDP的份额多少说清楚, 没有把未来可能发展到什么程度说清楚。

        特别是他们提出那个所谓的“工业设计之都与国粹精品之都”的城市定位,非常不伦不类!我们知道:英国创意产业语境下的工业设计是指从事工业产品外形设计的企业,尽管工业设计产业非常非常重要!可是在创意产业语境下的工业设计企业在天津找不到几家;就算是有那么几家,那么天津工业设计产业在天津服务业、天津创意产业当中无论是对GDP的贡献、产业的销售收入、利税、企业数量、投入产出比、对就业的贡献率等等方面而言,占比也实在是太小了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这样一个比重,怎么去建设“工业设计之都”?为什么要去建设一个“工业设计之都”?难道就是因为“天津设计服务业”在一本东抄西凑的书里排名第三吗?排名第一又能怎么样?

        我们再来看看“国粹精品”:“国粹精品”是一个产业的概念吗?是什么产业呢?是指京剧团等演艺产业、还是指以泥人张为代表的老字号企业?如果是产业——那它在天津服务业、创意产业当中占比又是多少呢?答案是很小很小。难道他们的这些论断是要我们偌大的一个城市喝西北风吗?我们对任何事物的研究都要基于一个最基本的方法,就是对其进行定性、定量、定时、定向的分析与解构;也就是要研究“蛋糕”有多大,可能做多大,我们已切多少、能切多少、该切多少,而不应该陶醉于是否排名“第三”。

        寻找差距的唯一方法是比较:“占比”是研究问题的一个非常基本、非常重要的方面,必须说清楚。我们来解构一下创意产业在天津GDP中占比是多少?大概要占到天津GDP的5.5%左右,未来5年可增加2-3个百分点。现在就能够与金融业和房地产业持平,难道这还不值得重视吗?

        最没道理的是创意产业是小概率成功产业的谬论。北京某个所谓的专家称,创意产业是小概率成功的产业。把海选超女只能有几个人成名、然后又说学画画的有几个能成为画家来等同于创意产业是成功概率最小的产业,逻辑性错误嘛。这个所谓的专家把自然人的成功和法人的成功等同起来,然后说创意产业是小概率成功的产业,犯了逻辑上的错误。如果拿一个人来开一家小饭馆而言,成功的概率与自然人相比,也是很小的。

        所以我们要真正把创意产业的知识学习好、吸收好,这样有益于我们识别哪些观点是对的、哪些观点是错的;有益于我们识别某些所谓的专家、学者、教授是不是“南郭先生”、是不是滥竽充数。

        最可笑的就是“涂鸦环境”论。有人一提起天津创意产业发展环境的好坏,就说天津允不允许搞涂鸦、允不允许搞街头艺术。请问这与创意产业的发展环境有什么关系吗?这只是个市容管理问题。创意产业的发展环境、生态环境怎么样?是指他的政策环境、法律环境、舆论环境、人才环境、资金环境、技术环境怎么样。一个对人才百般刁难、求全责备、特别是对创意人才百般打压的环境、而又任一些江湖术士到处以专家、学者、教授的幌子来横行的社会环境一定不是一个适合创意产业发展的好环境。

       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先生在上海两会期间抛出:“上海为什么没有出现马云和上海为什么没有留住马云?”的问题来让大家讨论。以此来讨论如何改善上海的创业环境、投资环境;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也带领广东省委省政府代表团去拜访马云。天津是怎么做的?再有,天津选择创意产业的突破点应该放在哪里?我认为还是要打造“设计之都、数字之都(以互联网产业为主的数字出版、数字媒体、数字娱乐、电子商务等产业)”。马云的阿里巴巴去年11月上市,市值达到1700亿港币。咱们天津的GDP是多少?这个问题大家好好想过吗?这类企业多起来,这个地区的经济会出现怎样的局面?政府只考虑做硬件、做载体是不行的,如果软件做不到,硬件一定做不到。所以这次天津市委、市政府发起的解放思想大讨论非常好、非常及时。希望能围绕天津创意产业政策的研究、人才的吸引、资金的投放、环境的改善等方面好好研究,提出一些好的思路、办法和对策来。

附录:

       小编搜创意奇文,无意间在天涯社区搜到一篇念奴日志 饮流一笑先生在2007年12月13日的一篇《据说天津要“创意”嘛啦》的博文,觉得挺有意思,就转载于此,有道是“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文中称“早在2004年,俺曾经通过某政协委员提交过一份关于‘天津创意’的简单提案”。不知道这一篇是不是那个天津创意产业第一“提案”,转载并立此存照吧。最近天津创意产业话语坛乱象丛生——有些人“疑似”第一、有些“争抢”第一、有些人“造假”造成第一、有些人“吹牛”吹成第一、有些人无奈与无辜地“被称”第一。那么到底谁第一?爱谁第一谁第一!好像该文表明了自己又是个第一,不知道是为了引大家一乐还是有其他意义和意图,这个谜就待解吧。请看原文:
 
        创意
  chuang yi
  英文:originality
  
        创意是什么?创意是传统的叛逆;是打破常规的哲学;是大智大勇的同义;是导引递进升华的圣圈;是一种智能拓展;是一种文化底蕴;是一种闪光的震撼;是破旧立新的创造与毁灭的循环;是宏观微照的定势,是点题造势的把握;是跳出庐山之外的思路,超越自我,超越常规的导引;是智能产业神奇组合的经济魔方;是思想库、智囊团的能量释放;是深度情感与理性的思考与实践;是思维碰撞、智慧对接;是创造性的系统工程;是投资未来、创造未来的过程。
        这两年,创意这个词的使用频率大有超过“创新”之势。而在俺居住的这个灰蒙蒙的倒霉城市里,似乎也开始把“创意”当回事了,不容易啊,同学们,简直简直太不容易了。
        早在2004年,俺曾经通过某政协委员提交过一份关于“天津创意”的简单提案。据说,这是天津最早关于创意的提案。要知道,那个时候天津还三五八十呢,那个时候搞策划的想策划的还流行嘛嘛都要策划呢。那个时候说企划,都会有人把你当成坐着郭德纲的烂飞机从台湾来的文化特务呢。更何况什么“创意”?而转眼之间,就是在公交车上菜市场里都有人人在说“创意”呢,就和几年前嘛事都要提“创新”一样,你说变化大不大?真是忽如一夜创意来,满城尽是创意声了。
        前一段在电视台的策划会上遇到天津的康军老师,说起两年前他向政协递交的关于天津“创意”的案子,到了今年终于有了回复。而康军老师的命运也因此得以改变了云云。据说常务副市长黄兴国同志还在上面做了批复云云,而来自山东的张高丽同志在市党代会上也提到了“创意”这个词汇。于是乎,一夜之间,到处可以听到领导们、广告公司的同学们、甲方乙方纷纷在说“创意”什么的了。
         据说河北区要打造天津的创意街区,要把本区打造成本地的“创意之区”嘛的。
         据说红桥区的领导已经去了几次南方考察,准备要建设天津的创意产业园云云。
         据说南开区已经成立了一个凌奥文化创意园区,且已颇具规模吸引了谁谁入驻。
         据说和平区在海河边的老怡和洋行搞了一个六号院,已经有很多画家入住云云。
         据说滨海新区要借滨海新区的东风,建设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市场以及创意城。
         据说津南区要建设创意产业园,据说就算是做订书机的都可以作为创意项目驻园,享受多少优惠政策云云。
         据说原来博物馆的某傻逼同学听说俺要开公司了,到处在替俺做免费宣传云云。
         据说一笑同学有个未经注册的创意工作室
         据说这个非著名创意工作室想正式注册了
         据说有人把俺称为本地非著名创意生活家
         据说俺基本算是天津创意文化的先驱云云
         据说以下报告已经具有历史文献价值嘛嘛
  
  
  “创 意 天 津”
                  ——关于开展天津城市形象大型文化策划活动的几点建议
  一、基本思路
         天津在“三五八十”四大目标提前完成和“三步走”战略第一步胜利实现后,进入了追求更高水平、更加协调发展的新阶段。按照立昌书记“天津要加快实施第二步战略部署,在新的起点上实现新的跨越,必须追求经济发展高水平、文化发展高品位、人的发展高素质,充分体现先进性和协调性”的要求,面对天津大发展的历史机遇,我们必须充分挖掘城市文化内涵,整合天津文化资源,创造天津形象品牌,培育天津城市精神,提升天津文化品位。
        文化的发展对于一座城市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纵观国内外城市化发展历程,一个国家、一座城市的经济发展常常表现为文化的态势。天津最近十年的跨越式发展,也表现出一种充满活力的文化勃兴。随着天津经济和社会的飞速发展,天津文化必然有一个大的发展空间。
        在国外,文化产业被称为“创意产业”、“文化工业”。(注:只有这半句话提起“创意产业”这个词从天津文化发展的现状看,市民休闲时间的增多,并没有与精神生活和文化生活的丰富成正比,很多市民把休闲时间更多地用于消遣娱乐型活动上,而天津现有的文化旅游资源在一定程度上也处于资源闲置状况。造成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是,有关部门缺乏对城市文化资源全面的盘点、评估,缺乏大手笔的系统开发思路和整体开发规划,很多文化资源没有及时转换成产业资源,各种文化资源要素得不到市场确认、产品链接和营销整合。在有些部门、行业,经营城市的观念没有体现出贯彻先进文化的可持续性发展思路。
        为此,建议市委、市政府采取大的举措,通过举办一系列宣传天津形象的大型文化活动,整合天津现有和潜在的文化资源和旅游资源,打造天津的综合竞争力和核心竞争力,突出天津人文特色,营造天津城市魅力,培育天津城市精神,提升天津文化品位,向国内外展示天津的总体实力、美好形象、发展趋势和人文魅力。
  二、对策建议
       1.建议由市委、市政府制定“文化强市”发展规划及“天津市文化发展纲要”,通过对城市的文化资源、文化特色、文化体制、人才培养、资源开发以及发展战略等问题进行广泛调研,按照“以人为本”的发展思路,利用政府调控手段和市场机制,从战略高度整合天津文化资源,提高政府可行性策划能力,制定有效措施和发展规划,促进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共同发展,着眼未来,求真务实,提升天津文化品位,振兴天津城市文化,宣传天津人文魅力,把天津建设成具有文化发展高品位的文化强市。
       2.建议市委、市政府采取出项目、出资金的社会化、市场化运作战略,制定引导性的文化规划及产业政策,对天津文化产业采取扶植政策,整合文化资源,规范文化市场,吸纳社会智力广泛参与,鼓励企业投资经营,形成天津良好的大文化发展氛围。
       3.建议在天津设卫建城600周年之际,举办天津城市形象系列文化活动,邀请有关专家、学者对天津整体城市形象进行综合策划、创意、设计,在国内外征集有关天津城市形象的策划方案,主要内容是:城市最响亮的广告语、城市精神系统设计、城市行为规范识别设计、城市视觉形象系统识别设计,城市听觉形象识别系统(市歌等的创作与传播),城市标志性雕塑与标志性建筑物的设计、城市未来经济走向设计和城市文化与人文特征的设计等等,寻求符合新世纪新天津城市特色、具有高水平文化内涵的新标志。
       4.建议举办“2004天津创意城市宣传月”活动,强化创意城市理念,挖掘城市文化资源,打造城市文化品牌,通过崭新文化规划及管理理念,展示天津崭新的精神面貌和人文魅力。
       5.建议由有关部门组织、召开“文化天津”发展论坛,邀请国内外学术界、文化界、政府和企业界人士,研讨天津文化发展的现状、问题和发展趋势,聘请国内外著名专家学者担任天津文化发展顾问和天津城市形象大使。
       6.建议在全市开展“天津城市精神”大讨论活动,改善天津的人文氛围,根除天津人的各种陋习,凝聚民心,增强民气,向中国和世界展示一个繁华、进取、文明、开放的新天津形象。
       7.建议市委、市政府集中资金、明确主题,举办能够代表天津城市形象的文化节日,如天津滨海旅游节、天津国际美食节、天津国际幽默节等,采取多元化社会融资渠道,整合现有旅游资源,拉动相关产业发展,打造经济发展的新亮点,扩大天津城市吸引力和影响力。如举办天津滨海旅游节,通过大范围的系列策划活动,把天津滨海地区散落的旅游资源整合起来,把各种民间民俗文化活动连接起来,对天津滨海地区进行深度旅游开发,吸引市区及北京等周边地区游客来滨海新区观光旅游,同时也可为津滨轻轨的市场运作开拓新的渠道。
        8.开展节庆文化活动,引导社会消费潮流,培育文化产业新的增长点。在“五一”、“十一”、“春节”期间,通过一系列主题策划活动,开发城市休闲旅游产业,延伸城市旅游文化内涵。其中,“五一”黄金周以“家”为主题,举办以“家庭”为主题的天津餐饮、超市、家具、房地产、公园、博物馆等“主题日”系列文化活动;“十一”黄金周以“家乡”为主题,通过城市历史发展过程中受益人的变迁,举办以“家乡”为主题的系列文化活动,营造“我爱天津”的社会氛围;“春节”假日以“亲情”为主题等。
        9.配合海河两岸综合开发改造,做好“海”与“河”文化开发这两篇大文章,对天津河海文化旅游整体形象进行广泛、深入、细致的策划和论证,有计划地整合天津旅游资源和文化设施,开发天津海河的景观经济。以“海河”作为主线,辐射滨海与周边地区,让海河不仅形成服务型经济带、文化带和景观带,而且成为公众生活和城市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充分展示新天津的景观魅力与人文精神。
       10.整合天津对外宣传资源,充分利用中央4套和天津卫视辐射全国的媒体优势,对电视、报纸、书刊、网络等不同载体进行综合性调整和策划,通过“海外看天津”、“外地人看天津”等新的视角宣传天津人文魅力与城市特色。
       11.城市色彩直接反映一个城市的整体风貌和历史文脉。在未来的天津城市规划中,应对天津历史风貌街区、商贸金融中心、城市绿地公园、标志性文化设施等区域进行统筹规划,开发天津的“绿色文化”与“河海文化”,使天津真正成为一座丰富多彩、生机勃勃的“生态化人居城市”。
        12.出租车作为展示城市形象的重要窗口,是城市形象的重要载体。建议有关部门趁今年“大发”出租车更新换代之际,对出租车行业进行一次资源重组。通过社会化的运作手段和最优化的市场机制,以个人、社会参股的股份制形式,将个体出租车与公交集团进行捆绑整合,组成“天津公交股份制有限公司”,筹备上市。此举不但可以彻底改变天津出租车行业“西红柿摊鸡蛋饼”的马路形象,还为天津公交事业的发展开辟出一条新的途径。
  
        鉴于今年即将举办天津建城设卫600周年活动,建议市委、市政府尽快对今年大型文化活动的总体立意和基调做出明确的决策,寻找更具可行性和可操作性的实施计划,使大型文化活动更好地适应当前天津大发展的形势,反映天津实际,体现人民意愿,进一步扩大天津的影响力和知名度,为实施“三步走”战略做出积极贡献。
2004年10月9日
 

PK原文:
(挑战观点)
张彦霖:那篇《创意天津》的提案不是关于发展天津创意产业的提案,是偷梁换柱,欺世盗名!
       
   
上一篇:下面没有链接了
下一篇:天津创意产业谁来引导?
这里是内容页面的广告位置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已有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图片资讯

栏目热门

赞助商链接

    这里是赞助商链接